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纪检人风采  > 纪检人·手记

“爱操心”的胡队长

“老谭,你家的搬进新房子住了没有,家具都置办全了吗?”

“大妈,你家孩子助学金申请这事可得抓紧,有什么需要给我说啊。”

“小黄,你母亲这个月的低保金去取了吗?她身体不好,给她买点营养品补补。”

……

走进田坝村,你总能看到这样一个身影,他时而在村委会眉头紧锁和同事们研究工作,时而在田间地头和群众商量产业发展,时而在农户家里和大爷大妈们唠嗑闲谈……好像,他总有忙不完的事情,又好像,田坝村村民们所有的事情,都与他有关。为此,村民们笑称他是“爱操心”的胡队长。

他,就是胡际才,巧家县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,巧家县纪委监委驻老店镇田坝村扶贫工作队队长。

2018年2月,胡际才从巧家县人民检察院转隶到巧家县纪委监委,因基层工作经历丰富、工作能力强,同年4月22日,胡际才被安排到田坝村担任驻村工作队长。

驻村工作两年多以来,他走遍了田坝村的山山山水水、村村寨寨、家家户户,和田坝村的村民们结下了深深的鱼水情。

田坝村党总支书记罗仁军说:“胡队长工作很认真,又负责,自从来了这里,村里的大事小事他都当成自己的事情来‘操心’。”

罗仁军的话可不是空穴来风,胡际才的“爱操心”,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。

2018年10月16日,胡际才到许家梁子走访时,了解到谭永正双腿残疾,妻子精神失常,儿子在老店镇中学上初三,家一家三口挤在一间不足50平方米的危房里。

“谭永正家一没房,二没劳动力,三没产业,要怎样才能脱贫呢?”回村的路上,胡际才便开始“操心”起来。

“要脱贫,解决安全住房是关键。”回到村委会后,胡际才与村委会同事商量,帮谭永正家申请农村危房改造项目。因没有能力新建房屋,谭永正要求将老屋修缮加固。可项目刚刚申请下来,谭永正却反悔了,他想新建一间的新房。

刚把申报资料完善好又换主意,集体讨论的时候,同事们难免埋怨谭永正。“要修房子是好事。”胡际才立即联系了镇政府协调建房项目,又到谭永正家反复确认、商量,几经周折,2019年3月6日,谭永正家的新房终于动工了。

因建房补助按照进度打款,建房才开始,就困难重重。没有买材料的钱,房屋地脚圈梁浇筑好后,就不得不停了下来,这可急坏了胡际才。眼看雨季就要来了,“爱操心”的胡际才坐不住了。

他一边到镇政府帮谭永正申请2000元临时救助,一边又到老店镇集镇帮谭永正协调赊账买材料,这才解了谭永正家的燃眉之急。

然而,材料的事情协调好了,恰逢雨季,通往许家梁子的路却断了,建房的事情一拖再拖,胡际才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好不容易盼到天晴,材料拉进来了,水又成了摆在谭永正家面前的新问题。因许家梁子饮水管网还没有拉通,谭永正家的蓄水池小,工程用水成了大问题。

“房子不能停下来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”胡际才到谭永正家所在的许家梁子反复勘察,找了好几处没找到水源,考虑到申请管网项目需要很多时日。胡际才又到许家梁子协调农户支援谭永正家工程用水,2019年5月20日,被耽搁了2个月的房子又动工了。谭永正拉着胡际才的手,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2019年8月,谭永正家不足50平米的土房子变成了60平米的砖房,搬家的那天,谭永正的妻子来来回回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,高兴得不得了。

安全住房的事落实了,因谭永正双腿残疾、妻子精神失常、孩子又还在上学,收入问题成了拦在谭永正家脱贫路上的又一个绊脚石。胡际才又开始“操心”起来,他琢磨着为谭永正家申请低保,为能申报到每人每月340元的A类低保,胡际才可算是费尽了周折。

谭永正和妻子都有残疾,但夫妻二人却没有残疾证。联系相关部门把谭永正的残疾证办下来后,谭永正妻子残疾证的申办却成了一个难题。谭永正的妻子是精神问题的残疾,在巧家当地鉴定不了,必须去昭通精神病医院检查和住院观察后方能办理,谭永正行动不便送不了,胡际才辗转谭永正家的亲戚,联系护送谭永正的妻子去昭通鉴定,好说歹说,谭永正的弟弟才把这事答应了下来。

从田坝村许家梁子到昭通需要骑摩托车、转客车和转公交车。不识字的姐弟二人从未出过远门,转3次车到目的地都成问题,更别说搞清楚办残疾证的事情了。

联系好了车,怕姐弟二人到昭通后搞不清楚办证程序,胡际才一一打电话向镇政府、县残联、人民医院、昭通市精神病医院等详细咨询落实好办证程序后,耐心告知他们。期间,不断与姐弟二人联系指导,生怕他们白跑了这一趟。

2018年12月20日,谭永正妻子的残疾证办下来了,胡际才把残疾证送到他们家时,谭永正激动得不知如何表达感谢,只是低头沉默了良久,缓慢地说:“真是麻烦你了,要不是你三番五次帮着跑,我们这辈子也不可能会住上砖房,也不可能自己办得了残疾证。”

砖房盖起来了,水泥路铺好了,自来水通到家里了,谭永正家3个人的低保也申请下来了,谭永正家总算可以专心搞生产了。看着谭永正一家的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,这位“爱操心”的扶贫工作队长打心里高兴。

不只是对谭永正家,在田坝村,大到村里的项目研究、产业发展、工作推进,小到贫困学生助学金申报、家庭纠纷调解,只要是村里的事情,他都要“操心”到底。

2019年8月3日,距离巧家县8月30日农危改“清零”时间节点只有27天了,这天,胡际才一大早就骑着摩托车到红林、三家村等村民小组查看、督促农村危房改造进度,这两个村民小组还有5户农危改没有完工,必须挨家挨户上门督促。

下午3点,骑车返回村委会途经一处满是砂石的下坡路段时,胡际才的摩托车颠簸失控翻倒,他连人带车被甩出数米,面部、肩部、腿部大面积受伤。

经到县城医院检查,胡际才软组织大面积擦伤,医生建议住院消炎处理。但胡际才“爱操心”的老毛病又犯了。他一心想着农危改“清零”任务急迫,驻村工作队员及村干部已经是“一个萝卜一个坑”,如果他住院了,很可能会影响工作进度。在医院消毒包扎后,不顾家人的担忧和劝阻,胡际才又马不停蹄赶回了田坝村。

回村后,他顾不上休息,一瘸一拐立即投入到入户走访督促工作中。由于活动量过大,加之日晒雨淋,原本还未痊愈的伤口又添了新伤,红肿得更严重了。在同事们的劝说下,他早上到村卫生室输液消炎,下午、晚上又在村委会做内业。

事后,有好些同志问胡际才,既然受伤了,为何不借此机会休息一段时间,何必要操这份心呢?胡际才总是笑着说“群众的事儿要紧,我能坚持”。

800多天的坚守,两年时间的付出,如今,田坝村已顺利通过国家脱贫普查,60户贫困户全部脱贫,田坝村已整村脱贫出列。可这位“爱操心”的胡队长丝毫没有放松他的步伐,提升乡村人居环境,参与人口普查,尽心尽力尽情服务群众,他依然像往常一样在村里忙碌着。(梁娟)